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莲的博客

红枫似晚霞 壮观美如画 妩媚展笑靥 飘落若奇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那年,父亲哭了【父亲节推荐】  

2017-06-18 10:30:28|  分类: 好友作品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那年,父亲哭了!- 潘 路 - ——金山林海,仙县遂昌

 
 

那年,父亲哭了

 

      

那年,父亲哭了
  父亲是位农民,土生土长的那种,一辈子都在和黄土地打着交道。为了整个家,父亲
生活
的很辛苦。
  父亲是位老兵,还曾立过功。不幸的是,父亲跟随部队开山修路,被火药炸飞起的石头,砸伤了脚。终生残废,带着伤痛,父亲离开了他最心爱的地方。
  父亲转业后,家里的境况一天不如一天,但父亲一直都在尽力把家操持的幸福美满。无论日子多么的艰辛,生活对我们多么的不公平,父亲总是自己硬撑着一切,他常告诉我们,生活压不倒他。
  父亲有两个儿子,一个是哥,一个是我,哥大我五岁。小时侯,父亲就对我俩说,我和哥是一家人,无论发生什么,都要相互照顾。哥点点头,指着我,哥说:他是我弟,我是他哥,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,世世代代的兄弟。父亲乐呵呵的笑了。
  很遗憾,哥刚初中毕业,就外出打工了。因为家里的境况决定了哥不能再读下去,决定了我们中必须有一人不能读书。哥经常对父亲说,自己苯弟弟聪明,自己读书也是瞎折腾,而且,家里的情况也不尽人意。父亲却冲哥怒吼,就算拆了房子,也要送我们读书。
  我和哥,心里都清楚,我们一起读书的结果。因为仅靠家中几亩土地的微薄收成来养活全家人,还要供我们读书,就算父亲再怎么精细打算,省吃简用,也维持不了多长的时间,不久,全家就会垮掉。父亲考虑了很久,那些天里,父亲抽了很多的烟,喝了很多的酒,好多次看见父亲睡梦中痛苦不堪的表情,我和哥的心里便会涌出一种无法言语的酸楚。
  最后哥真的不读书了,他是在秋季的一个雨天走的,那是哥第一次离开家乡。按照家乡的风俗,父亲给哥点燃了一支烟,哥猛吸了一口,眼泪刷地流了下来。父亲替哥整了整衣着,说,吸过这支烟,也算成人了,在外就靠自己了。说完就迈开步子往回走了。哥很希望父亲再回头看一眼从小到大不曾离开他半步,他最喜爱的儿子,却只看到父亲的脚步有些踉跄,有些犹豫,甚至一刹那,父亲停了下。然而,倔强的父亲始终再没转过身,很快,便从哥的视线里消失了。哥哇的一声上了班车。
  就是从那天开始,父亲再没坦荡宽厚的笑过,父亲说是自己毁了哥.....再以后父亲变的更加沉默。
  可恨的是,我彻底地刺痛了父亲的心,他一直认为能跃出龙门的儿子,却在高考中落榜。
  接下来的日子,我很痛苦,我在迷茫中开始变的脆弱,甚至,对生活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。然而,父亲每天依旧早早的下地,依旧很晚回家,依旧像平常一样过着日子。直到有一天,我才突然明白,父亲想要我坚强,我却给了父亲失落和消沉。
  那一年,我20,父亲52岁。我不知父亲怎样在乡亲们的奚落声中度过那些日子的。
  父亲说再来一年,我点头。经过了一年没日没夜似的苦读,我终于收到来自大城市的二批本科院校的通知书。父亲握着通知书,激动了整个晚上。看着火红的纸片,我想起了仍在外地漂泊的哥,和家里几年来遭受的一切,我哭了。
  然而,只读了一个月,我就选择了退学,我鼓足好大的勇气告诉了父亲。父亲问为什么?我不甘心,我要读好大学。我说。
  第二天的下午,母亲塞给了我几百块钱,拎起包袱,我开始了再一次的复读。母亲说,父亲原本要送我,但地里的活多,来不了,他让我嘱咐你,好好学习。
  在这一年里,家里的境况越来越差,不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,而且还欠了一屁股的债,哥寄回家的钱,大都用在了还债上。为此,每天清晨,父亲便披星出去找活,夜幕降临才倦然回来,吃过饭,父亲便睡下了。不久,就发出很大的呼噜声,我知道父亲平常是不打呼噜的,只有很累的时候。我懂得父亲的艰辛。
  父亲也不过问我的学习,我也没让他再失望,再次复读了一年后,我终于考上了重点大学。离家赴学的时候,父亲执意要冒雨送我到村头的岔路口。我搀扶着父亲,走在泥泞的路上,突然父亲打了个趔趄,猛然见我才认识到,父亲老了,老了许多,不仅头发全白了,而且,消瘦的脸庞中,透露出了太多的憔悴,父亲不再是从前那个伟岸健壮的汉子了。十年的时光,父亲全变了,被生活的艰辛完完全全打磨成了另一个人。
  接过父亲递来的包袱,我告诉他,趁雨稍停回去吧,父亲讷讷的好好,脚下却没要走动的意思。班车开走了,透过厚厚的玻璃窗,我看见父亲依然伫足在那里。
  我能感受的到父亲心里的痛苦,在同一个地方,同一个季节里,父亲送出了他最心爱的两个儿子。一个希望他回头再看一眼,他却转身离开,一个希望他转身回村,他却想再看一眼。我理解父亲的苦衷,他是想给哥刚硬和坚强,而给我的,却还有他的希冀-----永无止息地奋斗。
  父亲的身影终于成了个小黑点。
  间歇的雨又开始下了起来,越来越大.

潘路欢迎朋友光临

http://pxj667203.blog.163.com/

 

 

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